绝口不提.6

  改名绝口不提.
  cp.周橙.

不说不说就不说.
  [6]


  被叶修的电话炸醒的时候,苏沐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家天昏地暗的待了多少天。
  陈果说自己大概是被狗仔盯上了,还是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然后再找个可以胡编乱造的点乱发新闻。
  也就是所谓的被盯死了。

  陈果觉得自己最近的档期是在两个月后,所以干脆就让自己待在家里。
  吃的就让外卖上门。
  当然,这不出门除了陈果的小小建议因素以外,还有有关于周泽楷占了大部分的因素。
  
  搓了搓蓬乱的头发,她划开了接听。
  “喂。”她瞄了一眼,来电人是叶修。
  “听说你把自己雪藏了。”

  “你是来安慰我的吗?”因为多年熟知对方的原因,苏沐橙绝对不相信对方打电话仅仅是来问候一下自己现状的。想必真的是有什么事情,想着坐直了身体,苏沐橙慢悠悠的问。

  “得了,就我这能耐还能安慰你。”对方似乎在抽烟,缓了一会苏沐橙才听到他说。

  “也是。”她笑笑,应道。
  也该差不多插入正题了。

  “听老板娘说你的戏是下个月拍,我现在到h市西湖拍戏。现在有空就带点吃的打包过来。”叶修讲完后,对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在...抢夺手机。
  
  “仅此而已?”苏沐橙大概想到了叶修打电话过来的原因了。
  
  先前因为答应过哥哥苏沐秋进娱乐圈是因为喜欢演戏,而不是因为其他的。并且保证不会闹出像其他那种[被包养]之类的新闻,才得以哥哥不是很乐意的允许。

  而先前惹出舆论之后,苏沐橙没有第一时间联系苏沐秋。
  随后又和叶修玩起了假恋爱的小把戏。
  本来觉得已经够过火了跑去医院看个病顺便找一下哥哥,结果还惹出p图的事情。

  想必,叶修找自己的原因。
  是有哥哥在背后拿刀逼着的吧。

  想着苏沐橙笑出了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一会见。”

  
  出了门苏沐橙才觉得自己苦闷了好几天的坏心情终于因为这通电话放晴了起来。

  虽然一出门就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跟着自己。
  跟你妹啊!

  开车到了片场的停车场的时候,苏沐橙特意在车上补了下妆。
  有件事情她早就介意很久了,这位跟拍自己的小狗仔。
  虽说跟的技术不怎么样吧。
  你拍照也算了。

  我去见男朋友你也拍,得了嘿你拍。

  你他妈角度倒是把我拍的好看一点阿!
  
  狠狠的把口红丢进包里,提了提在车上一直被自己踩着的高跟鞋,扬了扬嘴角。反复确认仪容没有什么问题了以后,她才下了车。

  让你拍。

  结果一进场,还没有看到叶修,作为友情客串的黄少天就过来神经兮兮的拽着自己就过去了。
  “苏妹子你跟叶修假的吧?”

  “很明显?”她狐疑的看了看一脸神叨叨的黄少天。
  
  她拍的第一部电视剧黄少天就是男二。
  
  两人是有挺有交情的,对方也知道的挺多的。
  又名为互相揭底的损友。

  随后黄少天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

  “我和队长赌了半个月的夜宵。”

  “……节哀。”苏沐橙沉默了一会,抬头看着黄少天,艰难的蹦出了两字。

  我都快要被微博刷屏吓的变成苏沐橙红蓝绿青靛紫了。

  合着你两还拿我的事打赌阿哦呵呵呵,活该。

  告别了脸色成了灰色的黄少天,她踏进了叶修的保姆车。

  叶修正在和苏沐秋聊着剧本,还有将要打起来的趋势。

  见两人聊的火热也没有发现自己。苏沐橙干脆找了个小板凳在角落看着。

  “卧槽叶修你有病吧!这部剧宋如玉不删掉怎么继续!”最后是苏沐秋把剧本一摔,朝叶修喊。

  “她是女主角。”叶修沉默了一会,说。

  叶修给苏沐秋一根烟,随后给对方点上,随后自己也跟着抽上了。
  
  两人都沉默不语,挺有默契的吞云吐雾着。
  
  “果然出了场车祸,看不下剧本了。”最后是苏沐秋按灭了烟蒂,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像是在嘲笑自己。 “剧本你再自己好好看吧。”
  
  
  苏沐橙见气氛不对,赶紧走了过去,带有几分劝慰的意思拍了拍哥哥的肩膀。

  “你居然因为宋如玉这个绿茶婊而做了对不起我哥哥的羞耻事。”苏沐橙故作恶狠狠的朝叶修说。

  tbc.

  下一章.    @枯野

绝口不提.4

  [4]
  周泽楷向来是最反感用作秀来博得眼球的事情,偏偏他还就真的做了。

  正巧苏沐橙看见了。

  [沐橙在木棉花酒店]的消息还是不久前从楚云秀那儿听到的,定了酒店还没有来得及想好怎么偶遇就被舒可怡以讨论剧本的名义约了出去。
 
  一开始进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有人对他说过,这里水太深。

  果不其然,经纪人找他讨要手机的时候他不以为然,直到苏沐橙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以内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被算计了。

  随后舒可怡亲了上来。

  是左脸颊。

  他愣了愣,一时间想要推开对方。

  “抱歉啦,工作需要。”女孩在他推开自己之前离开了,她狡黠的说。

  随后苏沐橙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他想开口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他不善于表达,就像是不懂江波涛所教导进圈子所要拥有的说话的技巧一样。

  他开不了口。

  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新闻。

  听闻记者已经在酒店楼下准备了,他赶忙的穿好衣服戴好口罩准备离开酒店。

  如果爆出自己和苏沐橙是同一家酒店的话,苏沐橙遭受的舆论就更加乱了。

  临到了楼下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躲避记者这方面经验,直到苏沐橙拉住了他。

 
  第三天苏沐橙和叶修恋情曝光。

  他的视线全部放在了电视片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他觉得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那天离开的时候他所喊的“苏沐橙”三个字。

  要怎么解释都显得自己没有担当,大多都是借口。
  没有下文,他开不了口,他到底该说些什么。

  久别重逢以后,我应该说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你。
 
  都已经开不了口了,像是梗在喉咙里一样。

  周泽楷饮食不规律,从而导致的胃病不是一天两天了。

  剧组气氛实在是太让他厌恶了,尤其是那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和舒可怡的目光。

  他索性找了个胃痛去医院看病的借口就跑了出来。
 
  出来了以后他感觉好像更糟糕了。

  接替以前他经常的医生的看起来像是苏沐橙的粉丝,新来的医生先是对他皱了皱眉头。

  隔着口罩也能闻出一股对自己深深的恶意,随后对方嫌恶的对自己说。

  “沐橙怎么可能和你是三角恋呢,现在媒体就是喜欢瞎逼逼。由内而外看起来就像个人渣。”
 

  周泽楷无言。
 
  只是安安静静站在医生面前等待对方开药。

  直到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呐喊声。
 
  “苏医生,有人胃穿孔休克!需要赶紧手术!你快来啊!”
 
  被叫到的苏医生蹭的一下就站起来往外跑了,完全没有方才给自己写药单的磨蹭样。

  他觉得自己也不着急,想着反正左右也是要磨时间的就没有换个医生,干脆索性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等着医生回来。

  “苏医生,我胃疼你给我瞧瞧呗。”直到有个女生低着头捂着小腹迈着小步走了进来。

 
  “苏医生,做手术了。”因为感觉这人的动作有点像苏沐橙,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随后说道。

  “这样啊...那我走啦。跟他说我改日再来和他解释阿。”说完女生就松开了捂着小腹的双手直起腰来走了。
  完全没有刚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对方至始至终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眼,周泽楷却认了出来。
  是苏沐橙。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喊住她,说一声抱歉。对方就一溜烟的跑了。

  他叹了口气,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的无言。

  翌日,苏沐橙看着微博热搜上的#苏沐橙怀孕#心情复杂极了。

    被拍到自己捂着肚子在医院也就算了,好好的胃科被p成妇科也就算了,卧槽正襟危坐在我面前几个意思这踏马p的太过分了吧!

  tbc.

感谢阅读

我负责烂阿梓负责貌美如花

就是这样喵

  @枯野

  5在这大力戳它没毛病


绝口不提.2

[2]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苏沐橙一入眼就是被自己睡觉时无意中压成碎渣的手机屏幕和正在震动和响个不停的手机。

   坐在床上看着手机手机发了会呆,待她回过神来,去翻行李箱找手机膜贴上。

  艰难的在哩哩啦啦的手机铃声骚扰下,她艰难的划开了接听。

  来电人是[果果]。

  “现在公关有点忙我不方便和你说但是总是就是你赶紧离开这个酒店,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爆料你和周泽楷同一个酒店然后周泽楷劈腿之类的消息。现在记者就在楼下,趁着现在人还少你赶紧溜,晚一点记者就都到了。”一接听传来的就是陈果噼里啪啦像子弹一样的声音。

  她从对方那边听到了细细碎碎的听起来有些密集的脚步声。

  想必真的是很忙。

  “抱歉,果果。又给你添麻烦了。”她叹了一口气说道。
  
  随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苏沐橙心里那个后悔劲啊。

  闲得无聊跑去什么奶茶店看人家么么哒啊,惹了一堆麻烦不说,还得躲记者。

  重点是手机还莫名的就这么被自己在睡梦中给压碎了。

  她翻了翻行李箱,才想起来自己真的没有带工作用的手机来,因为嫌带太多手机麻烦,一想到休假还要带手机她干脆就没带工作用的手机来。

  这下可难办了。

  没带助理来休假,楚云秀在这个时间段估计处于补觉阶段。

  这下去路也是个问题了,苏沐橙懊恼的挠了挠头发。

  快速的洗脸换了一身看起来很严实的衣服以后,她带着碎掉的手机就出去了。

  出了电梯以后苏沐橙就开始怂了,这...记者真的不是一般的多。

  想起老道的叶修曾经这么搂着一个老奶奶径直的离开记者的视线的时候,记者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会是叶修。

  这么正直的学习雷锋的根正苗红的扶老奶奶过马路的青年,怎么会是那个嘲讽隔壁公司谁谁谁演技不好谁谁谁假唱的那个叶修呢。

  活学活用,她想。
 

  说干就干,她随意在电梯出口找了一个看起来长得挺高的戴着口罩也是穿的严严实实的男生。

 

  朝对方说了句“帮我一个忙。”
 

  “苏沐橙?”对方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听起来就像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语气有些不可置信。

  “哎是我苏沐橙苏沐橙,是我的粉丝吗是吗是吗诶说来话长,所以说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粉丝诶诶诶不管你是不是先帮我个忙。”学着黄少天惯用的哄骗[。]招式,说着她一把拉过这人。

  说完也不顾对方受到惊吓的眼神,就开始搂着对方朝蹲守在门口的记者走了过去。

  快临近门口的时候她边扶着对方边刻意拉高了声线,对对方语重心长的说。
 
  “隔壁老中医都说你痔疮多过青春痘了你还磨磨蹭蹭不敢去医院,我听隔壁黄婶说去过,回来说这个曙光医院可老灵了,再不去屁股烂了你可别哭着和姐说。”说完,搂着的那个人身体僵了僵,但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走着。

 
 记者们也都不约而同的抖了抖。
 
 
  心里憋着笑,继续拉高了声线放大了声音,她继续说。

 

  “隔壁卢婶子也说了那个什么,那里治便秘也是不错的啊,你瞧姐这也不和你一块去了吗你慌啥子哟。”
 
 
  这么说着他们两已经越过了记者。
 
 
  说罢苏沐橙不禁回头了看一下记者,发现全都在抖动着肩膀。

  

  苏沐橙也不管什么丢人,在心里觉着自己演技真是棒极了。

  

  是啊。
 

  棒极了。她在心里有些嘲讽的说。

  把人带出了酒店以后,那人没有走,只是直直的看着她,看的她有些心慌。

  随后对方把口罩摘下。

  “苏沐橙。”摘了口罩的周泽楷看着她,开口说道说。

 苏沐橙这才发现,方才自己拉着的那个人就是周泽楷,听陈果说,周泽楷也在这家酒店,估计也是被困住了。恰好又被自己当成路人拉了出来。
  
  自己居然连周泽楷这么个人都认不出来了。
  

  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苏沐橙”。

  久违的声音令她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发颤。

  

  流年不利,她这么想。
  
  她没在应答。
  
  只是掉头就走,没有回头去看周泽楷一眼。
 
  生怕掉落在周泽楷眼中的深渊里,不再复返,再也没有离开的路。

tbc

 接坑嘿嘿嘿阿梓太太XD

   @枯野
 


3 ←戳这里看3

[周橙]绝口不提./1

周泽楷x苏沐橙.

暗恋真的好苦.

娱乐圈向.

  [1]

  “我觉得你还是放弃你还会长高的这个残念吧,想太多会变蠢的。”苏沐橙对电话另一边的戴妍琦说道。“我再刷会微博就睡啦,你也早点睡噢。晚安。”

  说完便挂断了。

  天这么冷还要相信叶修说的冬天窝被子打电话会触电挂掉的缪论,自己果然被冻傻了。

  想着,苏沐橙赶紧抱紧冻出鸡皮疙瘩的双臂缩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被被窝里的温度哄的快睡着的时候,苏沐橙一个激灵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刷微博。

  撑着迷迷糊糊的脑袋爬起来刷微博的苏沐橙没有想过未来她可能会因为自己手机控的行为感到后悔。

  周泽楷的消息大概是她刷的最后一条微博的时候发过来的。

  [路西路见。周泽楷。]

  她的最后一点睡意被发件人短信后面的周泽楷彻底的赶走了。

  她的第一时间脑子里面想的就是赴约。

  第二时间脑袋里想的是该穿哪一条衣服。

  第三时间脑袋里想的才是,天真冷。

 
  退出消息页面以后的微博页面显示着最后一条她没有来得及看的微博。

  [国际名模入行翻拍国内某知名小说男主角,女主角舒可怡激情吻戏。]

  
  路西路是苏沐橙之前在s市读戏剧学院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因为她喜欢玩手机,学校的无线以及信号一直都很差,她便拉着楚云秀一去坐着蹭无线的奶茶店。

  周泽楷就是她在那儿认识的。
 
  这次来到s市主要是为了探班楚云秀的新剧。

  而周泽楷是否在s市她并不知道,只是抱着一点会偶遇的心态。

  而现在,她只是知道,周泽楷约了她。

  一个暗恋了很多年的人,约了她。

  这种感觉就像是看戴妍琦写的从开头就一直在虐的小说,让你觉得结局一定也是be的小说,绝望到的准备出坑的时候,她忽然发了糖,忽然结局看起来不像会be一样。

  像是被推进悬崖里见不到一丝光的人,已然绝望准备等死的时候,忽然给你一个说要救你的人。

  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名为希望的稻草一样。

  赶到路西路的时候,已经是11点左右。

  店门一如既往的没有关门,门口挂着营业的牌子。

  苏沐橙记得她遇见周泽楷的时候正好也是11点那样。

  她和楚云秀坐在这家奶茶店,因为这家店总是很晚关门,她们两准备再下几集韩剧就撤离战场。

  周泽楷就是这个时候推门而入的。

  他的身后有一个女孩子,直直的追着周泽楷进入店里。

  “周泽楷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哪怕你考虑一下也可以阿!你又没有女朋友!”女生最后的声音已经沾染上哭意。

  “我靠最瞧不起这种死皮赖脸的女生了。”楚云秀小声对她说。

  长得在苏沐橙眼里有点好看的男生不说话,脸上多了一些尴尬。上前吧台点了两杯温的红豆奶茶。

  苏沐橙算是比较了解这种尴尬事。

  第一年进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告白的人总是很多,尴尬来尴尬去的。

  不要脸的特别多,尤其是那种抱着你没有男朋友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的心态的人特别多。

  最后吓的楚云秀直接搂着苏沐橙的肩膀一脸神色不爽的看着告白的。

  “她没有男朋友可是,她有女朋友阿。”

  吓走了告白的。

  从此也流传出了s某戏剧学院某女神同性恋。

  自此来奶茶店,奶茶小哥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男生付了钱,把打包好的奶茶准备递给女生。

  想着想必这个女孩子追太紧,害羞的小男生被逼的快答应了吧。抱着助人为乐的心态苏沐橙决定挺身相救。

  “小周,不是叫你给我买的奶茶吗,你怎么给了别的女生?有你这么当男朋友的吗?”

  男生愣住了,本来喜极而泣的准备接奶茶过去的女生也愣住了,准备接奶茶的双手都楞在了空中。

  我靠?喊错了?虽然听不清叫什么不过姓周我倒是听清楚。不会这家伙姓轴?苏沐橙内心是崩溃的。

  男生愣了一会,大概觉着自己看起来是个好人,于是把准备递给女生的奶茶都递给了自己和楚云秀。

  女生哭着跑了出去。

  目睹一切的奶茶小哥看自己的眼神更加嫌弃了。

  随后周泽楷道了谢,一来二去发现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这家伙小了自己一个年纪,后来又经过一些事情两人也快熟的差不多了。

  苏沐橙喜欢周泽楷,苏沐橙以为周泽楷也喜欢他。
 
  因为一些事情,后来苏沐橙不得不从学院退学直接出了道。

  准备在元旦晚会告白的计划毁于一旦。

  她再也没有想过告白这种事情,因为她再也没有见过周泽楷。

  甚至连消息都没有收到过。

  她换了手机,号码却还是原来的那一个。

  周泽楷的手机号码确是换了,变成了空号。

  最后,一个叫苏沐橙的人因为演了某演员兼导演的古风剧女二直接红了起来。

  在娱乐圈大红大紫。
 
  收到了周泽楷消息的时候她真的是很开心很开心。
 
  因为周泽楷就算换了手机卡也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苏沐橙因为这个而沾沾自喜。

 
  直到进了店,她看到了她以为这一辈子看不到的画面。

  一个看起来挺眼熟的女生坐在周泽楷,两人嘴对嘴的亲吻着。

  苏沐橙忽然觉得自己可笑的过分。

  可能自己看错了吧,周泽楷从来没有给她发过短信,这次怎么可能就有消息了呢。

  一定是看错了。

  想着她翻出手机,界面显示一条新消息。

  [对不起,发错了。周泽楷。]

 

  因为一条发错的消息冒着大雪,从城西打车到城东只因为一条发错的短信。

  苏沐橙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退出消息界面以后,微博那条没来得及看的字体直直的刺进了苏沐橙眼里。

  [国际名模入行翻拍国内某知名小说男主角,女主角舒可怡激情吻戏。]

 
  果然是自己太差劲了,这个时候还不如在酒店睡觉呢。

  苏沐橙想着,趁正在亲吻的人还没有发现自己,捂着嘴巴就出了奶茶店。

  s市夜里的冷风和雪往她的脸上刮。
 
  最后一根稻草始终救不了命。她想。
 
  远处咔嚓一声,闪烁着光。

  第二天起来以后,苏沐橙照例起床后刷微博。

  看的她差点炸起来。

  脑袋轰的想起来昨天她发生了什么。

  [舒可怡周泽楷奶茶店热吻,当红花旦苏沐橙黯然离场。]

  配图是自己红着眼眶踏出门口。

  苏沐橙不想看下去,便关了手机。

  因为估计下一张就得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周泽楷和别人亲吻的图片了吧。

  而她现在完全再也不想提起周泽楷这个人。

  忽然想到了什么,苏沐橙颤巍巍的打开了工作用的手机。

  都是提醒未接来电的短信,大部分都是叶修的手机号码。

  叶修真的要捅死自己了。

  苏沐橙想着,关了机。准备再睡一觉起来再解决。

 
 
  tbc.最近寒潮来袭大家多穿点衣服噢别顾着玩手机不盖被噢.感谢阅读.

殊凰.|梅花谢.

/大大们写的都好棒.看着心痒痒嗯我来丢个人x.

板砖轻点.

第三人.

  我小心翼翼的提着步子往门槛里的地儿胡乱的看了几眼,发现屋里没人后便自个自的松了口气跨进门槛。

  想起了月初时母亲送我出门叮嘱的话,说是我这次去南楚之地见的姑母性格十分古怪,让我言语千万小心些莫得罪了姑母省的因些什么缘故留在他乡。

  那是她正要问母亲为何这么说姑母,但父亲的动作比我更快些。父亲看了母亲一眼,怒斥。再乱说我姐姐的话别怪我不认人。

  随后母亲的一向有些傲的脸色就变成了顺服的脸色。

  父亲给我弹开了肩膀上的雪。对着我说,你姑母是个很温柔的人。

  之后便示意我可以离去了。

  见到姑母时我心里一直在想她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云南的时候,那儿的将士说,姑母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当她戴上头盔身披银色的战甲的时候是最美的。

  对于这话语我向来是质疑的,姑母的银白色的头盔和战甲一直都放在父亲的书房里,父亲一向宝贝的很,有次我趁父亲外出趁机跑进书房戴上了银白色的头盔。从我的脸上,既看不出英姿飒爽,也看不出是如何的美。

  彼时我已然在同龄人中出尽了风头,被父亲的下属们以及军中上上下下称为不比霓凰郡主丝毫差的人儿。

  父亲总是会说。

  “嘉儿哪儿有我姐姐好看去了?马屁未免吹的太明显了吧?”

  每次父亲这么说我总是暗暗对着从未见过面的霓凰郡主想,她哪里及我好看?

  能打仗仗仗胜利的女子能好看到哪儿去,相必也是蓬头垢面的样子吧。

  果然是军中将士夸大其词罢了,说不定也可能是个贬义词被我自己看成了褒义词罢了。

 

  见到姑母的时候仍然下着雪,她就坐在廊上烤着火,赏着雪。按照一般来说院里定然得有几只艳极了的梅花来赏,奈何听母亲说南楚素来不开梅花。父亲便吩咐我去苏园那儿摘了几株梅花。

  我踮起脚尖慢慢的走了过去,对着她说了声。

  “姑母,奉父亲之命,侄女穆嘉禾来给你送信了。”

  金陵中私塾的先生教我,素来王室外嫁用来联姻的女子,无论是公主还是郡主,只要是用来联姻的女子,地位总是特别低下的。

  素来我见到那些女子,无一不是轻蔑之意明显的在我脸上浮现。

  但对于这位外嫁给南楚之地的姑母,有些敬意有些畏意。却也不表露。

  父亲说他现在的地位是靠姑母年轻时打下来的,金陵城这么些几年这么安稳也是靠姑母打下来的。

  母亲说姑母貌有多么多么的难看才至于如今姑母嫁去南楚之地到如今却还未曾和夫君同过房。

  这么想着我心里不禁浮现出了一张脸,肤如黑炭,脸大如饼……简直是貌丑至极!

 

  心中正是如何如何在看到姑母回头之时装作如何如何的镇定以示尊重长辈之意。

  她便已然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了句嘉儿你来了,快过来让姑母让瞧瞧你。

  像是画里的人,该是老去的姿容却带着神韵,在她眉眼之中带着一种久经沙场的沧桑感的神韵。根本不像是四十多的人,美极了。这么一瞧的我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直楞在原地。我想起了银白色的头盔,想必她戴起来,果真如将士们口中所说的,英姿飒爽吧。

  她有些欢喜又带着些许怅然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果然是老了吗,连嘉儿看到都吓到了。停了会又接着说道,若是成了这个样子林殊哥哥还会认得我吗。

  我素是偷听的一把好手,耳朵伶的很,话我也听的特别亲切。

  林殊哥哥这这个字眼着着实实落入我耳根里。

 

传闻姑母是林氏遗孀,许多年前被翻案的赤焰军惨案的大帅林殊将军的未婚妻,这件事是听父亲在书房谈事时无意间听见的。

  犹如一个惊雷在脑海响起。姑母原是仍记得死了二十多年前的人?

  这时距离上次拜见姑母已然有几日,我仍然停留在她的府中等的雪小了一些便返往金陵。

  此间我听闻到了不少关于姑母的消息。

  关于她外嫁南楚之地是她请愿的,连当朝皇帝怎么阻拦都拦不下去的。

  以及大婚那日这位守了云南十几年的女子是如何安排侍奉她的丫鬟是如何全部手持兵器站在洞房内的。只记得有人说姑母是素来不带丫鬟的,被兵器照的亮堂堂的洞房吓得南楚那位王害怕姑母要杀害他至今不敢进入姑母府内。

  听此我认为,这真的是巾帼英雄该有的英雄气概。

  这么多年姑母仍然时喜欢着她口中心心念念的林殊哥哥,而我却听闻着他已然离开了二十几年,心中不禁对姑母怜悯至极。

  想着姑母也是个长情之人。

  看着雪似乎小了一点我觉着我也是该回去了,想着便起了身去往姑母房中跟她道个别。

  推开门我发现她一如前几日坐在廊上烤着火赏着梅,而我摘来的梅已然已经在院中枯萎了。

  “姑母,这院中的梅花已然枯萎,嘉儿帮你拿起来罢。”说完我便直起身把梅花给取了下来。

  “都说梅是雪里最难谢的花。”她手里拿着我取下的梅花这么对我说,放在雪地里的梅花必然有些寒冷,她不顾,只是轻轻的摸着梅花的干。

  随后泪水滴在梅花的花瓣上。

  我心里有些触动,想说些安慰她的话。

  她却看上去像是要讲许多话的样子,我便忍下听她讲。

  可等了许久,姑母愣是没有讲过一句话,只是泪水不顾的一直滴答在花上。

  “姑母心中可是有些苦闷无处倾诉?嘉儿听着便是。”

闻言她眼中带着泪光却又拼命的咧着嘴像是想笑一般。我却看到了无限苦意。想必是要和我讲一讲她和林殊的事情了。

   “我离开时靖王哥哥说那日你不是说你是林氏遗孀,现如今怎可如此荒诞的嫁往南楚?我也觉得荒诞。”

  我静静坐在一边等着她的下文,想必得要很久才能讲完这故事了,归去的路程得是晚一天了。我暗暗想。

  “明明知道林殊哥哥他不会再回来了,我等在云南,又想着他会回来,必定会是回金陵。若是我待在金陵城便不会错过我的林殊哥哥了。”她像是自顾自的说。

  “可我觉得,在金陵城,却又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又不禁心伤。”她摇了摇头。

  “都是些前尘往事了。”

  她说完我又在等着她的下文,发现她已然擦干了眼泪对着我笑了笑。

  “嘉儿不是要回去了吗?回信在我房里你一会找绿儿讨要便是。人老了,得睡了。”说完她招招手,把淌了泪水的梅花给我丢掉,接着背对身去我看着院里的雪去了。

  想必,此时姑母难过极了。我握着手里枯萎的梅花这么想。

  fin.

  设定有些ooc.嗯.郡主请愿嫁去南楚是因为怕触景伤情[。]

  关于最后那儿郡主倾诉却欲言又止是因为已经过去了很久,再想起她觉着没有必要再向别人提起她的林殊哥哥了。

  拍砖轻点...

[黄橙]日常.

-切勿点开.

-这文有毒.

-爱黄少爱的深沉.

-别怕抱紧我!

-你有没有爱上我!x.

-lo主真的有病x.

有一天苏沐橙来g市找他的男票黄少天。

  黄少天对苏沐橙说。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叽喳喳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啥啦啦啦啾啾啾啾怕啪啪啪”。

  黄少天这么说道。

  随后苏沐橙扣了黄少天一脸秋葵。

-板砖轻点拍.

邪花/旧梦少/1

 /文笔不算好喜欢就好(๑ºั╰╯ºั๑)
  /喜欢花儿爷x
  /(๑ºั╰╯ºั๑)

此时已然是午夜,而在三年前的时候早已落败的吴府却在此时灯火通明。

  吴府大堂厅门大开,大堂堂上坐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如果忽略掉他手上的伤疤的话。
  男人此时在品着茶,右手边却放了个木雕和刻刀。木雕看上去规模已经大概有个人形样了。看样子男人是在刻着什么东西。

  如果换到平常的话,男人做这些东西再也平常不过了,可现在是午夜的气氛衬的男人现在所做的事情诡异无比。

  有人正踏着轻快的步伐跨过大堂的门槛,看起来轻快的步伐被门口摇曳的灯笼衬的也无比的诡异,脚步啪的一声戛然而止,来人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堂下的椅子上。

  男人对此番行动皱了眉头,却什么都没表示。

  “在我和你说正事那之前我先给长途奔波的小三爷讲个当地流传的事解解乏吧。”男人朝堂上人开口,脸上的墨镜挡不住男人的笑意,还有些许疲惫。“在去找解家那当家之前我路过那个解家的花园,有两个姑娘在讨论这件事我也便跟着听听了。”

  “且说无妨。”男人抬手抿了一口茶。

  “要说那解家当家的妹妹,听闻是国色天香,在三年前有个当地有钱的生意人不知从哪里听来了那解家当家解雨辰的妹妹解语花容颜不错且又跟着一个很有名的戏子学过唱戏,恰巧正好那时解家内讧解雨辰刚好当上当家的,正需要一笔钱压住当时内讧的解家。那生意人便和解雨辰说只要让解语花出来在生意人家里搭个台子唱个戏便无条件帮助解家。”戴墨镜的男人笑意敛了敛,接着说到。

“没想到那个时候解雨臣当即一怒在生意人家里把生意人扭断了脖子,原是解雨臣和有名的霍家合作上了。生意人身后也是有军阀背景的,这件事生生被霍家势力给了结。自此以后解家上下安分的很。至于解语花的美色我也无从打听了。听说关于解语花消息压的恨死。当地人都在传,解雨臣是个狠角色且很疼爱妹妹解语花。”
  男人深呼了几口气又说。

  “你说我们要向当地财阀要资助买军火这件事情无疑是很难让当地财阀供应的起的,按照我排除的这些人来说就只有解家可以供应的起的,但解家不会白白的卖你这个人情所以我想了想,小三爷你也算貌美如花了,不如哪天我带你偷偷去潜入解家勾引一下解语花说不定生米煮成熟饭成了一家人,军火的事自然就有解决了。不然你要是觉得自己自配不上的话我记得你不是还有个兄弟哑巴张吗?反正看起来还挺小白脸。再不成也能和那解雨臣搞上。”

  坐在堂上的男人摇了摇头说,“你可知那富人的后果是扭断了头,且富人只是提出要见上一面就断了头。一发现我或者闷油瓶和他那貌美如花的妹妹苟合的话,闷油瓶身手是不错可我手无缚鸡之力你这是要我浸猪笼?”

  听起来像是在贫嘴。

  戴墨镜的男人听了皱了眉头深思着。“不一定。”男人说。“就在几年前,传闻是当地的一个大府家的少爷和解语花青梅竹马很是喜欢解语花,结果人天天跑去解府找解语花,回回被扫地出门。”

  “这有什么不一定的?不一样是被拒了吗?”堂上男人看了桌上木雕嘴角有了点笑意。

  墨镜只顾自己说话没有注意男人的笑意,接着说。

  “诚然当时只是唱一场戏便把人脖子头给断了,那少爷小时候见过解语花且说不定发生了什么私情然而解雨辰并没有什么举动。只是每次都要那人被扫地出门,说不定那少爷是个痴情种的事情被解雨臣感动了。扫地出门的事情只是在考验小少爷?”

  男人抿了茶说。“说不定是解雨臣很想杀了那富豪才借着解语花这借口来,说不定解雨臣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宠爱解语花?”

  “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听闻那小少爷家道中落征了军,才得以留下解语花这么一个好机会。”
  

 灯笼仍在摇曳,依稀有脚步的声音,男人和墨镜忽然静下声来,墨镜从腰间处拿出手枪警惕的看着周围,小声道。

  “小三爷你初到此地应该没什么认识的老相好会在这晚上登门吧?”

  府门被推开的声音,吱的一声。

  堂上男人皱了眉头随后舒展开来。

  “确实是老相好。”来人踏着带着些许疲倦的步伐跨进了大堂,说。

  “花儿爷别来无恙。”男人往茶杯里添了添水。接着不紧不慢的说道。

 “许久不见没想到我发小儿竟然也在议论我,简直是上细腻至极。”男人朝堂上人说着,却不坐下。像是兴师问罪一般。

  就那么只挺挺的站在离门槛只几步的地方。

 墨镜目瞪口呆,感觉整个人的世界观都要塌了,又有点激动。

  许久。

他颤抖的伸出手来指着男人。

“你就是解家当家宠爱的那个妹妹解语花吗?”

TBC.
  可能会有2(๑ºั╰╯ºั๑)